梦一夜故乡

梦一夜故乡

  有那么一个中央,偷了我半生的,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。似乎很近,只隔了几重梦,似乎很远,犹比天涯,我看不见你。离了家的孩儿,都有颗念家的心,或沉重或轻浅,而我,就是深深地思念它。

  月光泄了一地的白,恍惚了眼睛,我推开了窗,丝丝凉风拂面,抬头,今夜月明惹乡思,注是无眠之夜。不知是月光昏黄了视野,仍是泪水恍惚了双眼,我看不清后方,但我晓得,那是家乡的标的目的,凭心而知。

  梦回江南,与山川相逢,与烟雨楼台相会,听风吹,听雨眠。我愿做那小小的鱼儿,在那悠悠护城河里,静守一片家乡。从山穷游到水尽处,流过春夏秋冬,不计得与失,只想给你最长情的伴随。畅听船家战歌,一腔古韵,似跨越千古而来,悠扬入耳,叫醒沧桑的汗青。那青青的河边草,推心置腹的与我诉说着昨日那对恋人的蜜语甜言,听不懂内意,却觉得很。我就想顺着这水流,穿过春花秋月,吻别夏荷,盼一场初雪,哪怕只有七秒钟的影象,也觉得好值。梦一日江南游,盼一日旧人归。

  梦回雨都,那昏黄烟雨,恍惚了的影象,月色打捞起往事,惟独记你最真。那一习习细雨,总爱与风缱绻,又像来把幸运送。我爱那一蓑烟雨,更爱手执一把泛青的油纸伞,穿越雨巷,带着丁香般的忧愁,静听那滴滴答答的雨声,与心跳重合。不为去寻那有缘人,我自踏月而来,享一番闲情雅致。心绪回潮,不知那亭亭而立的白莲,可十足都好,不知风雨可会善待它,有点儿担忧,却更被风雨洗涤后的那一抹污浊,沁人心脾。遽然间好,为何圣母白莲,清新绿茶成了世俗的化音,我想视而不见,总有些句子,滴墨成伤。罢了,我便只管我的江南雨都,守一分清净。

  立于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间,夕阳红,撒了你一脸温热,你红着脸问,什么时候还?眼里伤情款款,顷刻间,终于理解李商隐的离愁,君问归期未有期,只怕少年白头还。依稀记得,你嘴角浅笑,说着不哭,却不理解掩饰眼里的泪,只说沙迷了眼吹吹便好,终是离人心上愁。

  连绵的山峰耸立面前,似要拦住我的来路,开着的车缓缓的爬,我也永远走不出这块地。当时山还净水还秀,鸟还语花还香,天也高云也飘,我晓得我一定
会回来离去,为这美景,也为那倾城的人。曾经手牵手走过中央,早已定格成了,躲藏在梦的中心,成了好梦的起源。忘不掉那山那水,更忘不掉那倾城佳人。我自盼着身长双飞翼,回到你身边。

  我想踏雪寻梅,捧一枝冬梅而归,让冬天的你不必过于清寒,有本身的一席清香,吐本身的芬芳。我的家园,阿谁依山傍水,篁竹成林的故宅,渺渺无声,我晓得你是在沉思,在外的儿女什么时候返来。你别流泪,冬雨是湿寒的,打在梅花身上怪疼的,在外的我也在思念你,像离了樊笼的鸟儿,想快点儿回家,陪你走过严寒迎来新春,然后向你道一声祝福。

  简单的都成了空想,我找不到的理由,是我急于功成名就,但也想在深夜累的时候有个疗伤的中央,恰恰
离你又太远,望断秋水仍未见。你大张的怀抱,慰藉了若干异乡人,他们陷溺于你的美,醉心于你的秀,小桥流水人家处藏着若干柔情,古巷老街转角处流着若干温润,远隔千里的我都能领会到,那是你深深的爱。我把归期定下,来年看你一树花开。

  梦过很多回,我回到了老家,很好,仍是旧时的容貌,仍是我爱的容貌,溪流净水穿城而过,石板路弯弯绕过几户人家,杨柳低垂抚摸大地,空气里洋溢着熟悉的味道,就连卖家的吆喝声都是儿时的调儿,那里都有的影子。我想笑,放声的笑,但我不敢,我怕惊醒了梦,再也梦不到这儿,最后都成了空。还好,梦很长。

  等了有多久,不敢去数,天青青等烟雨,楼空空等故人,那为我敞开的木门,久久不忍合上,直到空了心褪了色,剩一堆朽木。我欲乘风返来,还一个乡思梦,天公作美,一路晴阳相伴,煦煦和风,苦衷不与风儿说,我要留一腔热忱,回到那家乡,与它说。